西楼

您是欲望本身

【乾坤正道】关于我爱你


时间线搞不清楚,很多事穿插在一起
这次真的是意识流了
有私设,别骂他们,骂我

我控告您无视爱情
一味逃避
唯唯诺诺
我判处您终身孤寂 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弗朗索瓦丝·萨刚

01

大厂下雪了,铺在地上厚厚的一层

Justin和范丞丞吵吵闹闹的,缠着朱正廷非要去打雪仗

朱正廷想着,Justin一个温州人,难得见一次大雪,也不忍心拂了他的兴致,就同意了

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,从床上拽了件衣服披在身上,跟着他们出了门

他俩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,跑到雪地里就开始撒欢儿,你打我一下我给你一脚的,好不热闹

真有活力啊,朱正廷想

外面起风了,吹的人有点冷,朱正廷裹紧身上的羽绒服,顺着他俩笑声传来的方向往前走

可能是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吧,他没看到雪地里埋藏的树枝,一脚踩了上去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摔倒已成定局

完了,腰伤又得加重了,他闭上眼睛有点绝望的想着

可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,有人及时的扶住了他,他的鼻子先认出了那个人,然后慢慢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手,白皙修长却微微泛着红,是过敏没好留下的印记

蔡徐坤


02

朱正廷没心情深究,蔡徐坤究竟是一直跟着他还是碰巧路过,才能这么及时的扶住自己

他一心一意的想赶紧逃离这个人

他轻轻的把胳膊从蔡徐坤手里抽出来,没有看他,低声说了句谢谢转身就走

他听见蔡徐坤在背后叫他,可他没有回头

他找到Justin和范丞丞的时候,这俩小朋友已经把自己搞成了雪人,他叹了口气,伸手拍去弟弟们头上的雪花

就是个劳碌命

Justin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突然往他脖子里塞了个东西,冰凉冰凉的,他伸手一摸,是团小雪球

威严受到挑衅,他气鼓鼓的把雪球往Justin身上扔去,受到攻击的温州人怪叫着往山东人背后躲,山东人张开手臂护着他,活像一只护崽子的鹅

又是一番打闹,朱正廷躺在地上任由雪水浸湿自己的衣服,郁闷的心情似乎随着刚才的打闹变得好了一点儿,他心想,Justin年纪虽小,但真的是很会照顾人

他拍拍衣服站起来,一手一个把旁边累到瘫在地上起不来的弟弟们拽起来,三个人相互搀扶着回了寝室


03

洗过澡在床上躺了好久,朱正廷还是睡不着

他又想到了送走三个弟弟后,老板给他打的那个电话

老板其实什么也没说,但敏感如他还是听出了老板的弦外之音

如果公司最后真的只有两个人能通过这个节目出道的话,那么这两个人里一定没有他

Justin和范丞丞有实力,长得好看,又会营业,关键是年纪小,他们才是适合出道的人选

而他朱正廷已经二十二岁了,实际上已经过了最适合做偶像的年纪,多年练舞留下的腰伤也在折磨着他,他早已没有了呆在文艺象牙塔里的资格,在无法反抗的人为因素面前,越努力越幸运在他身上不会演变为佳话,只会让人笑掉大牙

令他还能咬牙坚持下去的,无非是他那虚无缥缈的梦想

还有,那个光芒万丈的男孩

他叹了口气,起床给弟弟们盖好被子,悄悄的出了寝室,走到练习室想跳会儿舞

有间练习室是开着灯的,里面隐隐约约的传出音乐声

朱正廷推开门,正好与里面听到声音转身看向门口的蔡徐坤对上了视线

他早就该猜到里面的人是谁的,这个时间还在练习的,只应该是这个站在最高处的男孩,他之所以还是推开了门……或许只是给自己找个理由,见见蔡徐坤

他没有离开,安静的走了进去坐在墙角,看着蔡徐坤关了音乐,走过来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

蔡徐坤问他:”正廷,你说我们会一块儿出道的吧?”

04

听到主持人宣布自己第六位出道时,朱正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

弟弟们欢呼着围住他,他的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,他不敢说话,怕一说话,这梦就醒了

直到蔡徐坤抱住他,他才找回了一丝真实感

他听到蔡徐坤在他耳边说:”你还不准备说出来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关于你爱我这件事情。”

05

爱情需要猛烈,直白
何必遮遮掩掩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小剧场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出道之后的某天,蔡同学给朱正廷读了一首弗朗索瓦丝的诗

我控告您无视爱情
一味逃避
唯唯诺诺
我判处您终身孤寂

读完以后他撇了撇嘴,“贝贝,我觉得这词儿他用的不对,应该把孤寂改成监禁,把你监禁在我的心里”

别问然后了,然后蔡徐坤就被打了

富贵儿:坤坤哥……我不记得我有教过你这么土的土味情话

END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昨天和我的搞偶小姐妹聊天,她给我看了几张微博截图
大半夜的我哭成傻逼,心疼小仙子
我也算是从小跳舞的人,我只能说……腰疼真的,要命
不仅是腰,脚腕儿,膝盖都会有不同程度的伤
我现在已经不太敢跳舞了,可是每到冬天和阴雨天关节都会很疼很疼

就写了这篇不着调的东西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7)